[TAEGI]水仙 1

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个水仙

没有双生

金泰亨x闵玧其

天朝美术生x老师


0.

——让我再看你一遍 

        从南到北

金泰亨再见到闵玧其的脸已经是三年后了,导师指着桌子上的相框难得语气和蔼:“他是我最近这几年中,最得意的门生。”

金泰亨自以为快要忘记关于这张脸以及他这个人的那些烂事了。看着这张右下角标记点日期为五年前的照片,就算这张脸并不是他熟悉的那副样子,那些好的,坏的,仍然是一股脑地全部飞窜回他的脑子里,过幻灯片一样。那张脸和这张脸开始重叠了。他的视网膜被填满,脑袋和心却依然是空的。

1.

金泰亨十七岁第一次离家就坐上了飞机,带着他的雄心壮志越飞越高,从他生活的那个北方海边小城飞去了南方水乡。他拖着箱子走到机场外的广场,拨通先前存好的电话号码,还没嘟几声就被挂断,他疑惑着准备再拨,便被人叫住。

“金泰亨是吗。”那个青年站在他面前问。金泰亨呆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青年说了句“跟上”,便自顾自往前走。他还什么都没说,只得乖乖拉着箱子跟在他身后。H市大概是又下了雨,灰糊糊的天混着冰冷的潮气。金泰亨猛地打了个喷嚏,青年稍稍转头看他一眼,在金泰亨看来带着嫌弃和好笑的意味。他戍的红了脖子,把围巾缠紧了些,青年才收回目光。

等上了车金泰亨才意识到在这种相对私人密闭的空间里,什么都不说实在是太过尴尬。他终于打算开口:“是闵……老师吧。”他说这话时打量着那双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分明又苍白,虎口处还留着星星点点的颜料没有洗掉。金泰亨注意到他也正从车内的后视镜看着自己,便悄悄收回了目光乖乖坐定。

“是,闵玧其,你咨询画室联系的那个人,给你号码的时候应该已经说了。”他声音不大,和他的名字一样,不用一点力气。他又问了闵玧其几个问题,他教什么,画室在哪,他今年多大,在画室呆了多久,诸如此类,有必要知道或完全无意义的琐碎问题,随后在脑子里拼凑出他眼前的闵玧其。十八岁便从附中保送进美院,度过基础部后直接被油画系最厉害的导师带进工作室的闵玧其。

“简直是天才…”金泰亨不自觉咕哝出声。被闵玧其听了去,过了好一会才听到了一声没什么起伏的“嗯”,可后视镜里那双眼睛分明就是笑着的。


安排宿舍时出了些问题,金泰亨联考结束得早,空床位暂时没有,只能跟老师协调后暂住在教师寝室,等排出空床后再搬回去。金泰亨没有异议,宿管要给教务打电话时被闵玧其截断,“来我这好了。”

宿管倒是省了不少功夫,取下房间钥匙交给金泰亨便匆匆离开,留下金泰亨和闵玧其自行处理。

金泰亨对此意外又感激,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冷脸小个子老师心还是好的。他向闵玧其道了谢,对方倒是没什么反应,领着他找到住处才说。“老师住寝室是要租的,合住的老师调去别的校区了,正好你来,分摊房租。”闵玧其拿自己的钥匙开门,“反正比你自己交住宿费要便宜的多。”

金泰亨自知没必要计较这么多,他避着闵玧其偷偷打量这间屋子:四人的上床下桌,闵玧其占了两个——他在这间小屋搁了一台电钢琴和一个油画箱。 

“能听老师弹琴吗?”他问。

闵玧其也不看他,默不作声地把箱子推进房间里。“这两张床都是你的,看着办吧。”他似乎是没听到金泰亨的问话。

金泰亨想着,不说话就当作是默认了,反正早晚是要听到的。

————————

只是个试读 后面可能会大改然后再发一遍

更很慢

评论(2)

热度(3)

©七号收纳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