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蓄谋


八月的时候写的东西

应该有错字

6000+小短篇

—————

0.

——夏天来了。

室外温度大概有37.5℃吧?

田柾国趴在楼梯间的窗边想。

1.

田柾国从成堆的速写纸素描纸中间探出头。

他没想到自己睡了一觉那老师居然还在讲。自己坐在中间一些的位置,周围几乎都是些不知道究竟是来趁机玩手机还是乖乖听课的女孩子。

那些女生自从逃离学校脱下校服,整日花枝招展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化妆品的香气,中间夹杂着一些他说不上来的甜腻气息。他对气味敏感,但这种味道他从来都避而远之。

提不起兴趣。

不只是对她们身上的香气提不起兴趣。即便她们露出光滑细腻的大腿,故作无意地屈身让衣领自然下垂,他也没兴趣多看几眼。


他盯着人堆最前面的老师昏昏欲睡,幻灯片上的色彩构成在他眼前糊作一团,交织纠缠着。他拿起手机猫着腰从人群后面溜出画室,打算去楼梯间的大窗边透风。

田柾国见窗口的同寝同学,拍了下肩就放下手倚上窗框,“看什么呢。”

他伸手指着对面楼的窗户,转过来对着田柾国笑得狡黠。“声乐班的,看见没,长头发那个。”他直直望过去,眼里只看见对面三楼的那个舞蹈教室亮着昏暗的灯光,有个细瘦的身影隐隐约约晃动着。

他经常来这窗口,但这么刻意地去看对面那栋楼的教室,这是头一次。

田柾国有些怀疑是不是最近画画太勤奋把眼睛都给熬坏了——一向优于别人的视力似乎下降了不少,相隔不到五十米的小楼他竟看不清那间教室里的那个人的脸。他看着那人的动作行云流水,像块天生的磁石,实在是移不开眼。

“你往哪看呢,声乐教室四楼的。”田柾国这才看向四楼那个挺直腰板练声的女生。还算优越的长相和隐隐约约隔着窗子传过来的曼妙歌声。

提不起兴趣啊。

他再看回三楼时那里已经连灯光都隐去不见了。田柾国掏出手机看手机,发觉已经到了该下课的时候。他正准备回去再坐坐装一会样子,又被叫住转过了身,“田柾国,”他摘下耳机等着室友的下文。“我要追那个女生,帮哥们一把。”

田柾国瞪圆了眼睛还没接上话,他就已经笑得嘴巴大开冲下了楼。“去你娘的金泰亨。”田柾国看着他去到食堂的背影暗骂出声。

画室的日子过得三点一线,屁大一点的园区紧凑着五六个画室和两三个教育中心。血气方刚的未成年或者刚成年们凑在一起吸烟喝酒已经司空见惯。田柾国不喜欢那股呛鼻的烟草气息,好在同寝的金泰亨不好这口。他只暗自希望自己返校前不要再有新人搬进这个走廊最尽头的寝室。

田柾国被金泰亨叫醒的时候脑子还有些浑沌,被告知还有不到十分钟就上课后匆忙蹬上鞋子叼起牙刷往水房跑,期间还无意撞到了人。金泰亨在后面扯着嗓子叫他别洗漱了快点去食堂,他还是执意走完刷牙洗脸一整套程序。之后被金泰亨一路臭骂,随便买了几个包子就奔向画室,结果还是迟到了那么几分钟。两个人被罚了速写,又被勒令画完才能进来上课。

田柾国抱着速写板站在窗户边啃着包子,金泰亨坐在台阶上骂他,他赶紧塞给金泰亨一个包子,这才堵住他的嘴。

他转过身继续盯着对面的三楼,发现那里已经亮了灯,田柾国伏在窗台上,眯缝着眼睛但依然看不清室内的样子。

之后一个红色的身影窜进了教室。田柾国忽然觉得那衣服似曾相识,随后恍然大悟原来半个小时前才见过。或许就是因为那个细瘦又矮个子的男生身上的红色晃了他的眼,他才会莫名其妙撞上对方的肩膀。

田柾国看不清他,更听不见房间里是否有什么声音。从那个教室亮了灯起,他的眼神就随着那个模糊的身影移动。

往左去了。往前走了。站在窗边了。

看着看着他猝不及防被金泰亨给踹了一脚,“你笑什么呢,在这受罚还不是因为你。”

那又怎么了。

田柾国盯着那边没回金泰亨的话,之后他看到那人打开了窗子,田柾国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啊,被看到了。

被罚真好啊。

2.

画室的老旧空调在一个热的要死的上午彻底停止了工作。

仅剩的风扇几乎起不到作用,金泰亨被热气熏的焦躁不安,怂恿着田柾国和他一起逃了上午的最后半小时,说是提前跑去食堂,结果去了对面的那栋楼。

“我就来打听打听那个声乐班的女生。”金泰亨如是说。

田柾国不想管金泰亨,他跟着金泰亨走着,快到三楼时踌躇了一下,还没想出靠窗口能看到对面楼的教室会在哪,就已经被金泰亨拽上了四楼。

他倚在走廊的栏杆上等金泰亨找到那个女生,他想自己的室友一定不会被拒绝,光凭他那副好皮相就能断定。田柾国觉得自己只等了不过五分钟,金泰亨就已经从声乐教室出来了。他冲着田柾国晃晃手机,炫耀那个刚刚才存入的电话号码。他笑笑拨开金泰亨伸长的手,走在前面下了楼。

随后又想到什么扭头奔进了声乐教室,金泰亨不明所以地看着田柾国一脸满足地蹦跳着下楼,随口问了句刚刚去干嘛,又被田柾国一个发自真心的笑给惊到。

没什么,我也就去打听个人。

之后金泰亨用尽方法威逼利诱,也没能套出他打听的那个人是谁。

田柾国没想错,果然声乐班的小姑娘都知道楼下舞蹈班唯二的男同学之一的朴智旻。其实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舞蹈班只有两个男生。

是叫朴智旻啊,他看着通讯录里刚刚添加的号码想。似乎还是金泰亨看上的那个女孩子十分热情地给他存好的。

隔天金泰亨临时有事,田柾国落了单,结果在食堂被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子缠住。

“这里没有人吧?”还没等他开口那女孩就已经坐在他对面了。他也懒得再说什么,就专心吃饭。但她却一直试图跟田柾国搭话,面前的食物倒是一口没动。

一顿饭吃得无味,那女孩说个不停,忽然停下对着别人打了个招呼,田柾国也跟着抬眼去看,正巧看到朴智旻笑得腼腆跟她打招呼,顺带看了自己一眼就端着空盘子走了。

田柾国看得一愣一愣的,赶紧问她跟朴智旻是不是很熟,她也被田柾国吓一跳,又点点头。自己跟他扯了半个中午每一句回应,上来就问朴智旻。田柾国看她点了头,甩下一句“会再联系你”就扯着包走了。

田柾国赶紧跟着下了楼,眼看着朴智旻快走到教学楼那玻璃门那了,赶紧绕了后门抢在朴智旻前面。他倚着楼梯扶手装着玩手机,朴智旻走过来,他把手机塞进裤兜侧身挡了朴智旻的道。

他看了田柾国一眼,绕过他没走几步,就听见田柾国在后面叫自己名字。

“朴智旻,”田柾国看他耳朵红红的,嘴角向上咧得收不回来。“上周被我撞那一下撞出失忆症了吗?”

他看朴智旻变疑惑的脸,努力收回嘴角故作正经想再多说几句。

“我是田柾国,你是朴智旻,你不记得我,一定是被我撞出间歇失忆症了。”

“你看我有你手机号。”

“朴智旻我可是你——”

“同学你是不是电影看太多脑子出问题了。”朴智旻忍无可忍又不好发作,带着怒气截断田柾国的话后小跑上了楼。

他看着朴智旻的反应意外的觉得心情还不错,回寝室时表情过于明朗差点吓到金泰亨,差点以为田柾国谈上了恋爱,之后金泰亨告诉他寝室要来新人,居然也没垮下脸。“来就来吧,反正我也不是长期班。”好像之前说自己走之前不想任何人再搬进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但是田柾国没想到,搬来他们寝室的人会是朴智旻。

他是被朴智旻和金泰亨搬东西的声音吵醒的。

大清早听到金泰亨在外面吵吵嚷嚷,饶是田柾国这样睡得深的人都扛不住。他正想发火,就看到金泰亨和另一个人勾肩搭背你依我侬,好得不行。他眯缝着眼看清那是朴智旻,手下打滑整个人趴在床边,半个身子都探出去,差点一个不稳从上铺栽下来。

金泰亨听见声响赶紧把手从朴智旻肩上收回来,转过来露出标准的微笑看着他。田柾国忽然觉得金泰亨人畜无害的笑里分明还带着点不明的意味。

“柾国啊,醒了就来帮新室友搬一下东西吧?”

田柾国一脸懵地看着金泰亨,还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朴智旻,

不是舞蹈生吗?

3.

田柾国这下是一点睡意也没有了,他趁朴智旻去外面搬东西时问了金泰亨,结果室友的回答也是模棱两可,说是舞蹈班那边的寝室调配出了点问题,朴智旻就只能来这里了,毕竟能人少的寝室不多。

听起来怪怪的,但田柾国没心思深究。他只担心要怎么跟朴智旻相处,毕竟之前只要田柾国不去招惹他,基本不会有交集,现在不一样了,人就在眼皮子底下晃荡。他倒有些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朴智旻好像有些认生,虽然没把上次田柾国那次事当根刺,也还是没和田柾国说太多话,倒是跟金泰亨勾肩搭背顺手得很,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田柾国甚至有几次听到朴智旻叫他“泰泰”。

田柾国也没多想,只当是金泰亨毕竟自来熟,自然会和朴智旻毕竟亲近。

田柾国也是在朴智旻搬进来之后才知道他和金泰亨是同岁,在两个哥哥面前一下子懵了神,之前一直以为朴智旻是比自己更小的孩子,没想到比自己还大两岁。

娃娃脸的小哥哥,有意思啊。

田柾国也是谈过恋爱的,香香软软的可爱女孩子,头发柔顺的披在脑后,精致的脸和衣饰,有一两个现在还印象颇深。对于朴智旻,最开始就只是出于好奇,觉得有趣,才会试着靠近,没想到阴差阳错成了同寝室友,说得稍微那啥一点就是同居。

朴智旻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对谁都好,对金泰亨是,田柾国也是。

朴智旻起得早,另外两个人还在睡,他就把早餐买回来再看好时间叫醒他们,吃完饭再去上课也不会迟到的那种准时。寝室打扫的活也被朴智旻默不作声揽下来。

金泰亨抱着朴智旻的腰倒在床上边蹭边感叹真是捡到宝了智旻真是太好了,朴智旻也只是笑,笑到眼睛都眯成细缝声音软绵地叫金泰亨松开。

田柾国在上铺看着两个人抱在一起莫名觉得扎眼,金泰亨叫自己也不给一点回应,戴上耳机蒙上被子,躲得干脆又直白。

耳机里其实什么声音也没有,他僵硬着脊背听见朴智旻压低声音要金泰亨放他起来。

还好还好。

田柾国松了口气。

有时候太贪心是会遭报应的。

画室的空调刚修好,田柾国就搬着东西坐到空调口正对着吹的地方。整个教室只这一台空调,风力开得大,温度又低。田柾国就这么短袖短裤地吹着,没过几天,他意料之中的吹出了病。

金泰亨非要跟去医务室,说是关心室友其实只是为了不上课。

“三十七度五,柾国啊这可是恋爱的低烧温度啊。”金泰亨看着温度计对着他打趣。

田柾国脑袋还有些发懵,实在不想跟金泰亨多说。虽然是低烧不过自己应该到晚自习就能恢复个大概,至少不用明天再来挂水。田柾国这么想着。

金泰亨坐在医务室玩手机顺便帮睡着的田柾国看着吊瓶。下午三四点的时间学生都上着课,医生又临时出去,医务室里只有金泰亨和田柾国。

金泰亨有些着急,走到门口正好看到朴智旻拎着东西过来。他稍微交代了几句就悄声溜走了。

于是田柾国醒来时就看到朴智旻正认真的帮他调吊瓶的滚轮。

自己估计等到明天也不见得能好了,估计还要来挂水吧。田柾国这么想。

“智旻哥不是应该在上课吗。”田柾国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现在声音有多哑,朴智旻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忙着去找杯子给田柾国倒水。

“金泰亨被老师召回了,我来替他。”朴智旻盯着他手里自己刚刚递过去的塑料杯,“刚刚问过医生了,明天上午还要再来一次,我跟你一起。”

放在以前田柾国一定会觉得这点小病连吃药都没必要,更不用有人陪着一起挂水。

“麻烦哥了。”接受得干脆又理所当然。

弟弟就是应该被哥哥关心嘛,稍微贪心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朴智旻大概是以为田柾国不会同意明天再来,忽然抬头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惊讶,很快回过神,笑得有些欣慰之意。“要快点好起来啊。”

田柾国看着他的脸愣了神,忽然觉得屋子里变热了,好像自己的脸也开始发热了。

大概这次真的是恋爱的低烧了。

4.

田柾国一向是倔强又独立的,不论是他自己,还是周围的人都这么认为。生了病受了伤都只是一个人默默去买药回来,若不是药片也不好对付的病,他连医院都不回去,似乎不想让任何一个人见到他虚弱无力的一面,就算是不可避免的病症也如此。

可他这次倒是心甘情愿地被朴智旻伺候了一整天。期间甚至撒娇瞎哼唧装作难受,让小哥哥来做出用手背贴上额头试探温度的行为。水是朴智旻倒的,毯子是朴智旻拿来的,午饭是朴智旻买回来的。想到这些田柾国就不由觉得满足。

田柾国睁开眼时朴智旻正趴在自己床沿熟睡着。他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已经快三点了,屋外阳光正刺眼,一些从窗帘的缝隙间漏过来照在屋内,照在朴智旻身上。他本来就偏棕色的柔软发丝被照得光亮。
田柾国忽然想把手覆在这之上,想知道是不是和想象中一样细软。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的确和想象中的触感一样。

田柾国的手只停留了片刻,就尽快离开了。生怕扰醒了熟睡中的小哥哥。

真想就这么一直在一起啊,田柾国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接近朴智旻的原因早就不只是因为好奇心和征服欲了。是真的对他动了心,想作为更好的自己和他呆在一起的那种心情。

田柾国那天晚上就回去画室上课了,原因是不能让朴智旻因为自己耽误太多课程。但其实他自己的低烧还没有痊愈,稍微有一些头晕,但还是拒绝了朴智旻要他再回寝室睡一会的要求,回去上了课。

老师做范画时学生们又挤在一起,田柾国感觉胸闷又头晕,打算出去站一站,顺便再看看他的小哥哥。

然而窗口那里已经被一个男生抢在前面占走了。田柾国倚在一边墙上玩着手机,想着他什么时候会走。正玩着游戏时忽然被叫了名字。“田柾国,”他抬头看那个人,说实话他们并不能算是朋友,平时连话都很少说。一边是相貌出众成绩优异又有些不好接触的尖子生,一边是吊车尾的普通学生,忽然被点了名字的田柾国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着那边吊儿郎当的人。

“那边舞蹈班那个,搬去你们寝室了吧?”田柾国不想回答他们,背过身去继续戳手机,又听到他的刺耳的声音。

“那个姓朴的也是有本事,居然给自己搞了单独教室。”

“那小脸看着就够味。”

田柾国猛地转过身,一个移动电源砸在那人身侧的玻璃上发出一声巨响,又摔在地上变得四分五裂。田柾国手筋凸现,一双兔子眼变得凌厉地瞪着对面那人,快要在他身上剐出两个洞。

“田柾国你他妈——”

他被田柾国盯得浑身发毛,心里又膈应,干脆挥了拳头上去。没想到拳头还没挨到田柾国的脸,手腕就被狠狠攥住。想要挣脱却觉得手快被挣断。

“再打朴智旻的主意就不只是手腕了。”

田柾国刚松开他的手腕,绕过他去捡摔坏的移动电源。他想在背后再给他一脚,却被人按住肩膀,回过头才发现是画室管理。他再看田柾国,又换上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田柾国算是摆了一道。

田柾国只是口头提醒,那个人却吃了处分。毕竟单看监控,田柾国没想伤人,但对方已经上了手。

他本来没把这太当回事,结果回去寝室就被朴智旻当面质询。“金泰亨说你今天打架了。”

田柾国有点委屈,又被他接下来一句话堵得一点脾气也不剩。

“是因为我吧。”田柾国愣愣地看着他,朴智旻看他有点傻气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抬手揉了揉田柾国的头毛。

“你想瞒着我的事情,我都知道。”

5.

田柾国这天晚上又失眠了。

自那天朴智旻说他都知道后就开始失眠,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平时他大概会玩游戏到朴智旻回来才睡觉,现在却是回了寝室,洗漱完就爬上床,手机被扔在一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等到朴智旻回来就更睡不着了。

朴智旻看他已经睡了,就不和金泰亨说话,也不发出太大的声音,换衣服也是小心翼翼的,但在田柾国耳朵里却像是就在自己身侧一样。悉悉索索的声音挠得他心里发痒。

朴智旻说他都知道,那是指知道了什么?田柾国可不敢乱猜。心中有一个备选答案呼之欲出,又不敢轻易确定,不敢去向朴智旻确定。

其实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那个男生那天说的话。

——给自己搞了个单人教室。

说起来那个教室的确没有出现过朴智旻以外的人。至少田柾国见到的是这样。

不如自己去看一看好了。

朴智旻几乎每天都在练习室,田柾国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舞蹈班小休,朴智旻磨蹭着收拾东西准备回趟家。田柾国偷跑去那栋教学楼,问到了舞蹈班教室之后,却发现那个教室是在教学楼里侧,也就是说,那个舞蹈教室是不可能被田柾国看到的。

他忽然想起那个声乐班的女生,说起来,金泰亨说了要追求她后就再没了动静。翻了下通讯录找到了她的号码,打过去后得到的回答更出乎他意料。

“舞蹈教室一向是一起上课的,男女一起的,因为那个教室很大。尽管只有两个男生。”

“但是朴智旻愣是要到了一个单人教室。只有他和老师有钥匙的一个教室。毕竟是第一名的优等生,再无理的要求也是合理的。”

“说起来他要单人教室的原因,也是很不像话呀。”

剩下的东西,那女生没有告诉他。但田柾国已经能猜出个大概了。

没想到最先蓄谋接近的人不是他而是朴智旻。

他忽然想起刚搬进寝室就和金泰亨勾肩搭背的朴智旻,金泰亨在他面前只提过两次见过一面的声乐班女生,和那女生认识的朴智旻。似乎这一切都串在一起了。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朴智旻精心蓄谋已久,自己也就这么被套了进去。

那看来朴智旻早就知道了,自己想瞒着他的那件最重要的事。

他走出教学楼,正好看到朴智旻背着包出了园区,自己也鬼使神差地跟在后面。

意料之中的,朴智旻只走了十分钟不到,拐过一个路口,就进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田柾国追上去,把他堵在楼道口。朴智旻看着田柾国,眼角带笑,似乎毫不奇怪忽然出现在这里的田柾国。

“半开放的园区,这么近的家根本用不着去住简陋的寝室。”

“舞蹈班只两个男生,何来寝室调配出错一说?”田柾国把他抵在墙上一点点逼近。

朴智旻笑得眼睛眯起来,“可是你也这么相信了。”

随后他敛了笑,伸出手揽住田柾国的后颈。“要去我家吃碗拉面再走吗?”

又是一夜未眠。

但从那之后田柾国,再也没有失眠过。

6.

朴智旻一开始只是打算去那个空教室稍微睡上一觉的。但却从窗口那里看到对面四楼的一个窗台上倚着一个男孩。

看来这个教室,以后不能让别人再发现了啊。

朴智旻看着那个精致的侧脸想。

评论

热度(18)

©七号收纳箱|Powered by LOFTER